梅痴耀

超级吃货+路痴
蹲的坑多,爬的墙多,但只要是我挖的坑,我一定会填(什么时候就不一定了x
爱的cp很多,偶尔萌萌bg
凹凸:瑞金 安雷
盗笔:瓶邪黑花
全职:叶蓝 喻黄 双花 林方 高乔 韩张 包罗
排球:大菅 影日 月山 兔赤 黒研 灰夜久 岩及 牛天
滑冰:勇维 奥尤
黑篮:火黑 黄笠 紫冰 赤降 绿高
刀男:石青 安清 我鹤
yys:博晴 酒茨
火影:鸣佐 代我 柱斑
其他:瑟莱 盾基 福华 哈德 靖苏
我爱他们,珍惜每一口粮(◦˙▽˙◦)
逆cp我们不约不约
永远只写HE,哪天BE了我先打死自己
不是很会和人交流,能交到同好一定会开心的热泪盈眶(இωஇ )

让专业的来(六十六)(完结)

青山为雪:

66




这个黎明十分寒冷,日光下的一切因为过于清晰而多少显得有点荒谬起来:望不到尽头的荒野,流下来的血结成了霜,天地间安安静静,就连两个人的亲吻也默然无声。


叶修一开始吻得很轻,只贴在上面慢慢摩挲着那些血迹,很快对方就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加深了这个吻。他们都不怎么擅长技巧,仅凭着本能纠缠在一起,彼此都既想给予也要索取,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苦涩而热烈的味道。他们吻得如此专注,就好像这是最后一次。


这也差不多就是最后一次了。


他们分开之后,叶修问:“跟你幻觉里那次比起来怎样?”


“更好。”韩文清说。


叶修笑了一下,可能是牵动了致命的伤口,那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古怪的表情。“真没想到,”他说,“咱们居然会死在一起。”


韩文清闭了闭眼睛,似乎在保持最后的清醒:“你也不是什么都能猜对。”


“我本来觉得我会一个人死在这,”叶修说的很慢,夹杂着轻轻的气音,“孤胆英雄壮烈便当,多有大片主角的范儿……结果现在搞成章鱼丸子一串,跟罗密欧和梁山伯似的。”


“都快死了就别啰嗦了。”韩文清说。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渐渐流失,从没有一刻离死亡如此接近。按理说,这正是眼前会出现走马灯回顾一生的时候,不过他既没感到死神拉住他的手,也没看到什么幻觉;他只是觉得意识正在向黑暗中沉去,为了对抗这一点,他努力回忆自己的人生——他记得自己做过的事情,记得战斗和猎杀,记得并肩作战的同伴,记得他为之奋斗的理想;他有一些未竟的愿望,不过不太多,也许别人会替他来完成;他没什么后悔的事情,值得怀念的倒有不少,那些现在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想来想去,他的人生道路是如此目标明确、而且坚定不移,在其中会令他困惑犹豫的事情并不多。


韩文清看着面前的人。现在他只看得见他。


他想,自己到底是怎么看待这家伙的?他是老相识,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危险人物,是棋逢对手的竞争者,是熟知彼此的对头。他开嘲讽的时候让人很想揍他,不经意的那些默契配合又叫人想跟他击掌,在面前晃来晃去的时候很容易激起好胜心,一旦不声不响地消失,又让人没来由地恼火和担忧……他就是他,不可取代,以前不曾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


他是对手,是朋友,也是在此之上,更加独一无二的存在。


韩文清试着让目光更集中,他的视野已经有点涣散,叶修还在继续说话,虽然声音越来越轻:“再不说就没机会说了,你先别睡啊……”


“你看着我。”韩文清说。


“眼睛有点不行了,”叶修的手滑下他的面颊,“但是不用看也知道你瞪我呢。”


其实韩文清也几乎看不见东西了,视线里一片血雾,可他仍然执着地睁着眼睛。叶修似乎终于没了力气,慢慢地垂下头,把双唇贴在对方耳边。


“韩文清,”他说,“我……”


最后几个字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叶修眨眨眼睛,有点不适应眼前的光线。


前一刻他还在黎明下的大地上钉成了章鱼丸子串,下一刻就已经来到了昏暗的房间里。他的眼睛又能看清楚了,这里的陈设和气氛都非常熟悉,如果不是地下实验室的小铁床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太窄了,他差点要以为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在他对面,五号正坐在一部仪器的盖子上看着他。


“这么说我已经死了?”叶修看了看自己的手,没发现有什么区别,捏一捏还会觉得疼,“难道这是异种的死后世界吗,看起来不怎么高洋上啊。”


五号哼了一声:“你都把我弄死了,还挑剔什么。”


“不知道人死之后去哪里。”叶修四处张望,“看来异种去异种的地方,人去人的地方,老韩他……”


他说到一半就停下了,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这好像不是我会说出口的话啊。”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又立刻停了下来,然后好像明白了什么,挑起眉毛看向五号。


“猜出来啦?”五号白了他一眼,“这可不是什么死后世界,这是你自己的意识里。”


“那这算……回光返照?”叶修想了想,“还是说专程给我留出跟你道别的时间?”


五号茫然:“回光返照是什么意思?”


“没文化真可怕,”叶修说,“快过来让我揍一揍。”


五号还真的从仪器上跳了起来走到他面前,扬起脸,一副“你敢揍就揍啊”的气势。没想到叶修抓住他一顿揉,把他好不容易弄整齐的短头发又弄乱了。


“注意点啊你!”他愤怒地把自己从对方手下拯救出来。


叶修笑眯眯道:“反正都要死了,别在意细节。”


五号沉默地理了理头发。过了一会,他问:“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死了,恨我吗?”


“说什么呢,你不就是我吗。”叶修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我们被分开,咱两个早都死了。现在想想,我多活了那么些年,见识了不少东西,总归是赚到的。倒是你,最后又被我弄死,连吃也没吃到什么东西,想想还挺不好意思。”


“你知道不好意思几个字怎么写吗!”五号凶巴巴地说。


叶修用手指在空气里写给他看。


五号被气的不想理他了。叶修笑了起来,又摸了摸他的头。“要是异种也有下辈子的话,”他说,“就想办法当个人类吧。人类也挺好的。”


“我知道。”五号闷闷地说。


他把手放在叶修的膝盖上,抬起头:“你虽然又坏又狡猾,但是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我们的本能除了吃吃吃之外,还有活下去啊。”


“我现在知道了,”叶修说,“之前我差点就打飞了那把伞,不过有人帮了我一把。”


“我是说,我也一样。”五号又垂下面孔,“你就是我,我想让你活下去。”


叶修一时间没听懂,疑惑地看着他。五号又恼火地说:“这是本能你懂吗?我又不想救一个坑我的混蛋!”


“这混蛋也是你来着。”叶修提醒。


五号直接无视了这句。“我们是异种,”他说,“我这一半是裂缝,你那一半像人类,所以没了我你也能活下去。”


他挺忧伤地说:“但那之后你就没有裂缝了,再也不能毁灭世界、走上人生巅峰啦。”


“……”叶修很想教育一下他,可是现在他有更紧迫的问题:“你要做什么?”


五号冲他笑了笑,这表情居然很像长大后的他自己,看起来一点都不熊孩子了。


“我只是个异种,”他说,“我没有心,我只有本能。”


我的本能就是这样,是救我自己——是让你活下去。


叶修下意识伸手一抓,但他的手穿过了已经变成虚影的五号。这个地下实验室模样的意识空间在坍塌,五号最后说了一句什么话,他没有听清楚。


 


一阵强烈的光夺回了韩文清最后的意识。他困难地眯起眼睛,隔着视野里的血雾,他看到叶修的胸口有一束光亮在燃烧。


他不太清醒地想,这家伙果然就算死了也要搞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


那把贯穿了两个人的伞已经消失了。叶修刚刚从自己的意识里脱离,还没有完全摆脱眩晕,就低下头看着自己的伤口;那里有一团充满生机的光,正取代了他的心脏在那里温暖地跳动着。


他伸手捏住那团光,硬生生把它扯下来一半,然后把这一半的光按在了韩文清的胸口上。


韩文清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要被闪瞎了,可胸前伤口里传来一阵阵暖意,飞快地流遍整个身体,奇迹般让他停滞的机能重新运转起来。没过多久,他的感官就都差不多恢复了正常,伤口也渐渐感觉不到了,只有那一团光像真正的心脏那样在他的胸口跳动。


他看向叶修,对方双手压在胸前的光亮上,神色里有一闪而逝、难以形容的伤感。


过了一会儿,被分成两半的光团没入了他们各自的胸口,这回从外面看来除了衣服上的破损,他们就跟没被串成串之前没什么区别了。叶修晃了晃,直接软绵绵地趴在了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不客气地把他给掀了下去。他们两个并肩躺在那里,仰望着渐渐亮起的黎明天空。


“我们竟然没死。”韩文清说。


“我也觉得这神展开有点快,”叶修喃喃道,“简直太假了,不是做梦吧。”


他顺手掐了韩文清一把,没料到对方同时也掐了一下他的腰,结果他自己猝不及防地嗷了一声。


韩文清说:“不是梦。”


叶修:“……”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中有人以身殉道,有人舍命相助,他们相拥赴死,又一同活过来。但这时候他们只是静静躺在那里,谁也不提这些。太阳行进到了云层后面,荒野上传来慢悠悠的风声。


“我说,”叶修忽然想起来,“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和五号,还出现这么及时的?”


“我在你吃的章鱼丸子里放了窃听设备。”韩文清说。


叶修:“……”


“纯天然食物构造,不会把你的胃怎么样的。”韩文清补充道,“时效不长但是够了,还有就是指引那根木签引路的功能……”


“等等,”叶修打断他,“那我跟五号的对话你都听到了?”


“对,”韩文清面无表情,“包括真情告白。”


叶修:“窃听就不要这么理直气壮行吗!”


“说到这个,之前你在我耳朵边嘀咕什么来着?”韩文清想起了这件事,“还没听清楚你就开始发光了。”


“没听清就算了。”叶修无辜道,“当时脑子不太好使,谁还记得说了什么啊。”


“那刚刚的光是怎么回事?”韩文清问。


“那是五号,他救了我……”叶修停了停,“准确说是我们。他本来已经跟我合为一体,但他放弃了当裂缝,变成了我人类身体里的心脏,让我重新活了过来。”


韩文清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正想说什么,天空上忽然掉下一块大碎片,然后是更多——整个裂缝的空间都在崩溃。叶修从地上跳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都忘了这是裂缝里面了,快走!”


“我得把车带出去。”韩文清话音刚落,被像卷纸一样卷起来的荒野尽头就出现了那辆车的影子,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地开始往那个方向狂奔,终于赶在裂缝彻底碎裂之前跳进了车里。


“我们要出去了。”韩文清抓着方向盘,“三,二,……”


“等等,你进来的时候好像是从河上对不对?”叶修忽然问。


韩文清:“……”


黎明的天空和荒野在他们风挡玻璃外面旋转着消失了,周围静寂了几秒,然后他们连人带车扑通一下掉进了水里。


 


联盟的调查小组现在压力很大。


他们原本是来调查H市那个异常波动的,据一些消息显示这个异种可能还和叶秋——现在该叫叶修了——这个麻烦人物有联系,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这工作一看就不是容易对付的。而且千不该万不该,他们不该为了应付形式就先走蓝雨的基地调查,结果掉进了黄少天和柴犬的双重精神攻击里,差点连他们自己都变成了doge脸。


幸好就在他们要叫救护车之前,剧烈异常的波动席卷了整个城区。


城市里万家灯火下的普通人还一无所觉,但几乎所有在市里的猎人感觉到了,并且纷纷都赶向了波动的源头,也就是那条河边。兴欣酒吧里那群人更是知道事情不对,因为韩文清的车也在地图上失去信号了,最后消失点就是河边的断桥;他们不敢大意,正好猎人们不断出现在河边,他们也混在那些人中间过去打探情况。


以联盟调查小组为首的一群猎人们,在河边提心吊胆地等了半天,异种波动也没有超过临界值,突破到现实世界的倾向。不但如此,他们的神经快要绷断的时候,波动居然彻底消失了。


这时候河边的景象可谓壮观。猎人们有的开车有的步行,也有一些乘坐诸如扫帚飞行器之类的交通工具,大批聚集到了这里。一部分猎人还比较有自觉地伪装成普通人,另一部分直接放弃了治疗,如果不是众多有着忽略作用的设备凑在一起发挥着强力作用,路过的普通人准会以为这是精神病院围墙塌了。


黑夜里的河边,猎人们点着各式各样的灯照明,一眼望去星星点点,两岸灯火辉煌。原本他们正严阵以待,结果波动就这样忽然消失,不少人都认为是有哪个猎人抢在前面把这个不知名的异种给讨伐完成了。


虽然某种程度上他们算是白跑一趟,但那个异种的强大从波动上可见一斑,干掉它的猎人无论如何都是值得敬佩的。不少人已经开始纷纷猜测,到底是谁完成了这项壮举?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辆车凭空出现在河面上空,直接掉进了水里。


在入水的时候车子发生了一点变形,最后稳稳地浮在了水面上,由推力驱动着驶向岸边。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已经停到了断桥上,然后车门打开,两个人从里面跳了出来。


当他们走进灯光可以照到的范围里时,围观群众顿时炸锅了。


“那是韩文清吗?我没看错吧!”


“他旁边那个难道是叶修?”


“他们怎么会跑到一块去,我的眼镜!”


“异种不会是他们一起干掉的吧?不过这么想想好像又挺科学……”


围观群众就看着这两人走过断桥,来到了岸边。他们都披着外套,不过还能看出来衣服上沾了不少血,显然经过了一番激烈战斗。


众目睽睽之下叶修咳嗽了一声,握着拳头凑到嘴边,假装对话筒说了句话;接着韩文清一把抓起他的手,举向了空中。


河岸边静了几秒,然后口哨声、掌声、欢呼声和凑热闹的尖叫声几乎掀翻了夜空。


“谢谢大家!”叶修冲着这边喊,“危险解除,都回家睡觉吧!”


人群里哄笑起来,不少妹子已经拿出手机拍了一堆照片,可以想见最近一段时间论坛上的热门话题会是什么了。联盟调查小组有点措手不及,倒很庆幸事件看起来有了完美的解决;不过这时候熟人一拥而上问这问那,他们只好在一边等着回头再调查具体细节。黄少天在一边小声问:“刚刚叶修是不是说了句话?我看他肯定说了,就是声音太小听不清,估计不是什么好话……”


“我觉得,”喻文州思考了一下,“可能是‘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吧。”


叶修他们花了好一阵子才从围观群众以及他们的八卦问题里脱身,各自开着自己的车返回市里。叶修和韩文清仍然坐着那辆快要打破“进出裂缝最多次机械交通工具”记录的车,它在身经百战之后还结实的很,不过韩文清没有立刻驶上城际公路,而是转了个弯,停在了旁边的小路上。


他们能看到田野的尽头,一点曙光正从黑暗中浮现。它起初只是微弱地闪烁着,并不与夜色中蛰伏的浓重黑暗抗衡;但渐渐地,它的光芒越来越亮,地平线上的一切都在它的辉映下浮现出轮廓来。


“这里也天亮了。”叶修靠在车座里懒洋洋道。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你还有事情没解释完,”他说,“那个救了我们的光是怎么回事?”


“都说了,是五号给我变的心脏。”叶修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我挖一半分给你了,效果不错吧?”


韩文清没说话。叶修等了一会儿,有点奇怪,转过头看他,发现他侧面的线条瞧着有点紧绷,好像在故意板着脸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叶修就觉得对方似乎心情不错。


他想了想,差不多明白了,坏笑道:“没听清楚吗,要我再说一遍?”


韩文清问:“什么?”


“心分了你一半啊,”叶修扬着眉毛,“感觉怎么样?”


“挺好,”韩文清说,“你别想拿回去了。”


他们对视了几秒,然后给了彼此一个吻。


天空的尽头,朝阳终于跃出云端,山河被晨光照亮,大地上正在升起黎明。




【尾声】




“……我们宿舍楼真的闹过鬼,”戴帽子的年轻人跟他的同伴们大声说,“目击过这件事的学长才刚刚毕业不久呢!他们都看到有黑影蹲在水箱旁边!”


其他几个人都对这桩八卦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部分原因是他们现在都饿得厉害,只纷纷加快脚步进了食堂。戴帽子的年轻人本来也要一起去,半途接了个电话,就自己先出了校园。


大学附近这几年没什么太大变化,卖章鱼丸子的小摊仍然很受欢迎,好多学生都在那里排队。帽子年轻人在旁边等了一会,他的女朋友就买完章鱼丸子过来了。


“我帮你拿吧?”他看到对方另一手里还夹着什么东西,就自告奋勇道。


“谢啦!”女朋友把东西递给他,“小心点别弄上酱汁啊,我好不容易拿到的签名……”


“签名?”帽子年轻人看了看,这貌似是本小说,作者署名是百花缭乱。他一下想了起来:“这不是那个从全灭黑暗风格成功转型温情派的恐怖小说作家吗?”


“对啊,他的书我本本都有。”女朋友边吃丸子边走,“这次总算要到签名了!”


帽子年轻人跟在后面,转过街角的时候忽然一下停住了脚步。女朋友奇怪地回过头:“怎么了?”


“没,”帽子年轻人揉了揉眼睛,“我可能看错了……”


女朋友也不以为意,继续哼着歌向前走了。


帽子年轻人却总觉得有点奇怪。他刚刚确信自己看到了一辆和传说中“进出裂缝最多次机械交通工具”特别像的车,尤其是后面那种水陆两用的改造,简直模仿的不能更像了。


难道说这附近有猎人?他一边犯嘀咕,一边提高了警惕。作为一个刚接触联盟几个月,还没拿到正式猎人资格的菜鸟来说,在这个地方碰上异种可不是好玩的。


他一回头,发现女朋友已经蹦蹦跳跳走进了小巷子,赶紧跟上去。


帽子年轻人才踏进小巷口,就感觉天色暗了下来——他一抬头,上面已经从正午的晴空变成了漆黑的天幕。女朋友在旁边已经呆住了,半天才发出一声尖叫。


年轻人赶紧拍拍她,也来不及多解释,就从背包里抽出了一把伞来。最近这阵子很流行造成伞形的武器,他就赶着潮流买了一把防身,其实也不太知道怎么用;等到他看到异种张牙舞爪地出现在半空时,他整个人就先吓傻了。


然后他眼前一花,有两个人挡在了他面前。


帽子年轻人后退一步,心里吓得半死,想着自己竟然没发现有人跟他们一起进了裂缝。不过对方既然也是猎人,那么应该就还……好……


他看见其中一个人瞥了他一眼,就这一眼差点就让他把全身所有的钱都掏出来交上去。


不过他毕竟还是稍微受过一点训练的,先把昏倒的女朋友搬到一边,才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那个,前辈……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另一个人回头冲他笑了笑,年轻人觉得他看起来有点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是在哪儿见到的了。这人还摆了摆手,示意他退开一点。


“别担心,”他听到对方说,“让专业的来。”




(全文完)




————


终于打上END了,心情有点复杂……文里的他们迎来了黎明,po主这面也不知不觉就熬到天亮啦。完结章还要修改细节,不过剧情大体就是这样,各种意义上都是HE,看窝的心多么干净!


陆陆续续也写了半年,现在太困也不啰嗦感言什么的,总之谢谢每一个看文的GN,谢谢六个月来你们的陪伴。虽然不是很长的文,但对po主来说还是第一次写这么多,有了你们的鼓励抽打哈哈哈哈还有谈人生我才能坚持到今天,真的非常感谢。谢谢大家,么么哒。


天窗地址

评论

热度(2988)